新春读诗 关于“传统”的味道都在这里了
新华炫闻综合    02-01
阅读量:68

春节是中国的新年,是我们一年当中最热闹、最团圆的节日。而这样一个家家户户过大年的喜庆日子,自然少不了文人墨客对它的吟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

在大年初二,这个新年假期里,你还记得这些脍炙人口的佳句吗?

跟着小编一起,唤醒你脑海中关于新年的传统记忆吧!

【诗词歌赋篇】

爆竹声声辞旧岁

元日

王安石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有人在旁,有岁月可暖。

青玉案·元夕

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美酒佳酿,能饮一杯无?

丁卯元日

 

钱谦益

一樽岁酒拜庭除,稚子牵衣慰屏居。

奉母犹欣餐有肉,占年更喜梦维鱼。

钩帘欲连新巢燕,涤砚还疏旧著书。

旋了比邻鸡黍局,并无尘事到吾庐。

稻花香里说丰年,岁月翻新篇。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辛弃疾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

玉楼春·元日

 

毛滂

一年滴尽莲花漏,碧井屠苏沉冻酒。

晓寒料峭尚欺人,春态苗条先到柳。

佳人重劝千长寿,柏叶椒花芬翠袖。

醉乡深处少相知,只与东君偏故旧。

不加繁文缛节,才是人情世故。

拜年

 

文征明

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

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情嫌简不嫌虚。

不说经年,醉态已成叹。

守岁

 

杜甫

守岁阿戎家,椒盘已颂花。

盍簪喧枥马,列炬散林鸦。

四十明朝过,飞腾暮景斜。

谁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

读过诗词里的新年,你是不是更能深切体会到年的滋味儿呢。

接下来,再让我们看看那些散文家笔下的春节是什么样的呢……会不会别有一番情趣?

【散文随笔篇】

跟着名家品年味儿

那时代的风俗,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是禁止屠宰的。因此,母亲在过年前,就买些肘子、猪蹄、鸡、鸭之类煮好,用酱油、红糟和许多佐料,腌起来塞在大坛子里,还磨好多糯米水粉,做红白年糕。这些十分好吃的东西,我们都一直吃到元宵节!

除夕夜,我们点起蜡烛烧起香,办一桌很丰盛的酒菜来供祖宗,我们依次磕了头,这两次的供菜撤下来,就是我们的年夜饭了。

初一,我们一早就穿起新衣,对父母亲和长辈磕头拜年,也拿到了包着红纸的压岁钱,里面是锃亮的一块墨西哥“站人”银元!——摘自冰心《漫谈过年》

照北京的老规矩,春节差不多在腊月的初旬就开始了。“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在腊八这天,家家都熬腊八粥。粥是用各种米,各种豆,与各种干果熬成的。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农业展览会。

 

除此之外,这一天还要泡腊八蒜。把蒜瓣放进醋里,封起来,为过年吃饺子用。到年底,蒜泡得色如翡翠,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使人忍不住要多吃几个饺子。在北京,过年时,家家吃饺子。——摘自老舍《 北京的春节》

年底这一天,是准备通夜不眠的,店里早已经摆出风灯,插上岁烛。吃年夜饭的时候,把所有的碗筷都拿出来,预祝来年人丁兴旺。吃饭碗数,不可成单,必须成双。如果吃三碗,必须再盛一次,哪怕盛一点点也好,总之要凑成双数。吃饭时母亲分送压岁钱,用红纸包好,我全部用以买花炮。吃过年夜饭,还有一出滑稽戏呢。这叫“毛糙纸揩洼”。“洼”就是屁股。一个人拿一张糙纸,把另一个人的嘴揩一揩。意思是说:你这嘴巴是屁股,你过去一年中所说的不祥的话,例如“要死”之类的,都等于放屁。但是人都不愿意被揩,尽量逃避。然而揩的人很调皮,出其不意,突如其来。哪怕你是极小心的人,也总会被揩。有时其人出前门去了,大家就不提防他。岂知道他绕了个圈子,悄悄地从后门进来,终于被揩去了。此时笑声、喊声使过年的欢乐气氛更加浓重了。——摘自丰子恺《过年》

大年三十的零点时刻,最让我怀念。离家前,每年大年三十零点过后“开财门”的时刻,是我们全家最幸福的时候。村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响彻夜空。当父亲的笑脸在爆竹声里一点点绽开,全家都能感觉到父亲的满足。自从长大以后,这个时刻就慢慢成为记忆了。我常常在很多年的这个时刻,在冷冷清清的新疆的家里,一个人在心里默默说上一声:“爸妈,新年快乐!”我在远方,静静的回忆老家的热闹,甜甜的,腻腻的,一觉醒来,年就过了。——摘自章海安《永远的春节》